广州

昨天是2021赛季中超开幕式暨揭幕战,去现场看了。在足协联赛一系列新政,新冠疫情等影响下,繁华依旧,缺难掩门庭冷落。 上赛季冠军江苏苏宁队伍解散,直接消失了,于是主办方在原本应该是上届冠军球队带着冠军奖杯入场的仪式换成了将奖杯通过无人驾驶的载人飞行器带入场内,成了昨晚揭幕战为数不多的亮点,因祸得福耶? 看广州队比赛差不多10个年头了。记忆中的第一场是2010年,还在中甲的广州队8:0大胜南京有有,那时队中有鸡爷,有郜林,郑智,记忆中这是第一次关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 2011年,广州队升入中超,进入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并在当年夺得中超冠军,创造了中国职业足球的凯泽斯劳滕奇迹,从此一发不

阅读更多

元旦三天假期,读李一冰的《苏东坡新传》,看到贬谪黄州这段,突然悲从中来,不能自已。于是想着出来走走,去爬白云山。 每年几乎都要来白云山多次,客观的说,白云山其实不是一个怀古思今,已而令人心旷神怡,渺天地之一粟,发古人幽情的好去处。至今觉得白云山比较有诗情画意的地方在于一个现代诗人为她写的一首诗:“红豆秋熟晚,谁知情根深。 白云压珠江,不比相思沉。”至于其他的人文景观,各种神话传说太过穿凿附会,没什么真实感可言。 当然白云山和苏轼还是有些关系的,虽然历史遗迹比较难找到,但是苏轼写的一些与白云山的相关诗句还在。更有甚者,有一次在白云山摩星岭附近的一个路口,发现树木杂草掩映着的一小块石头,写着

阅读更多

上周末终于去参观海幢寺了,至此广州四大佛教丛林都参观过。 和其他三座寺庙一样,海幢寺里也有部分围蔽着,在施工。佛事之胜,可见一斑。 海幢寺的建筑都比较巍峨,但是因城市发展,寺庙面积已经非常小,古诗词中的深山藏古寺的意像在城市是很难见到了。 寺院中有株鹰爪兰吸引了我的目光,据说有400多年历史了。这株鹰爪兰仍然枝繁叶茂,绿叶婆娑,可惜没有看见开花,也没闻到花香。根据文献记载,“未有海幢,先有鹰爪”,此鹰爪兰应该是终年花发,清香远溢,以后还应该再去看看。 寺庙里有三颗古老的菩提树,树龄超过300年,据说是从光孝寺原株分植出来的,可惜光孝寺的原株早已不在,这三株更显珍贵了。 从

阅读更多

周末闲暇之余,去过多次广州的佛教寺庙,光孝寺,六榕寺和华林寺,后来百度发现这三个寺庙加上海幢寺,被称为广州四大佛教丛林。海幢寺以后还是要去看看。 光孝寺历史最为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南越王时期,所以有“未有羊城,先有光孝”之说。当然寺庙历经磨难,各种建筑早已今非昔比。六祖惠能在这里的菩提树下削发受戒,留下著名的“心动论”。光孝以树传,现在的树早已不是当年的菩提树,留下的只有传说和纪念。 光孝寺是现在广东省佛教协会所在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地位自然非比寻常。 华林寺始建于南朝梁武帝普通八年(公元527年),原名“西来庵”,意即初祖达摩西来,“结草为庵”,从这个意义上

阅读更多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