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我曾经写过–刘禹锡与玄都观,桃树及种桃道士一文,介绍刘禹锡的玄都观桃花典故。整理苏轼诗词作品时发现苏公也非常喜欢用这个典故,钟情于刘郎,桃花桃树,种桃道士,玄都观这一个个梗!总结如下: 南乡子 席上劝李公择酒 不到谢公台。明月清风好在哉。旧日髯孙何处去,重来。短李风流更上才。 秋色渐摧颓。满院黄英映酒杯。看取桃花春二月,争开。尽是刘郎去后栽。 此词作于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年)九月,苏轼在赴密州知州任途中经过湖州,参加了李常的洗儿宴,席上劝李常酒,作下此词。李常是时任湖州知州,而上一任知州是孙觉。(词里提到的髯孙指孙觉,短李指李常) * 李常(1027~1090),字公择,南康建

阅读更多

最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苏轼(整理了苏轼的作品,生平年谱,世序,官职,宦游路线,交游对象等。见:su.jiangyu.org),有点上瘾,有些心得,写点总结,做点记录。 祖上,籍贯 苏轼祖籍四川眉州眉山,苏洵认为自己这一脉是唐代苏味道之后(难于确实,附会而已),苏味道是唐赵州栾城人,所以苏轼自称赵郡苏轼,苏辙有《栾城集》。而苏轼死后,为何葬于汝州郏城县(今河南平顶山市北部),说法很多,莫衷一是,难有定论。唯一有迹可循的是苏辙在《亡兄子瞻端墓志铭》提到的“即死,葬我嵩山下,子为我铭”,嵩山旁支箕山即在郏县内。当然也可能与苏轼“是处青山可埋骨”的想法有关。苏轼之后,苏辙,以及两人的很多后代均归葬于此

阅读更多

偶然在知乎,虎扑等网络平台上看见讨论苏轼为什么大骂卫青奴才,雅宜舐痔的帖子,觉得有点意思,研究了下。 苏轼原话是,“汉武帝无道,无足观者,惟踞厕见卫青,不冠不见汲长孺,为可佳耳。若青奴才,雅宜舐痔,踞厕见之,正其宜也。”(东坡志林卷四,人物篇,武帝踞厕见卫青。) 咋读之下,的确很是不妥。颇有泼妇卖街之姿,与苏东坡大文豪,大宗师的形象相去甚远。 网上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宋朝重文轻武,苏东坡自然也不例外,看不上奴隶出身,后来成为武将的卫青。 还有观点认为苏轼本意是想骂汉武帝,只是顺带连卫青一起骂了,属于误伤。 … … 但仅仅如此?事出反常必有妖,以上种种缘由还不足解释为何苏轼骂卫青这

阅读更多

元旦三天假期,读李一冰的《苏东坡新传》,看到贬谪黄州这段,突然悲从中来,不能自已。于是想着出来走走,去爬白云山。 每年几乎都要来白云山多次,客观的说,白云山其实不是一个怀古思今,已而令人心旷神怡,渺天地之一粟,发古人幽情的好去处。至今觉得白云山比较有诗情画意的地方在于一个现代诗人为她写的一首诗:“红豆秋熟晚,谁知情根深。 白云压珠江,不比相思沉。”至于其他的人文景观,各种神话传说太过穿凿附会,没什么真实感可言。 当然白云山和苏轼还是有些关系的,虽然历史遗迹比较难找到,但是苏轼写的一些与白云山的相关诗句还在。更有甚者,有一次在白云山摩星岭附近的一个路口,发现树木杂草掩映着的一小块石头,写着

阅读更多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嘉佑进士。神宗时曾任祠部员外郎,因反对王安石新法而求外职,任杭州通判,知密州、徐州、湖州。后以作诗“谤讪朝廷”罪贬黄州。哲宗时任翰林学士,曾出知杭州、颖州等,官至礼部尚书。后又贬谪惠州、儋州。北还后第二年病死常州。南宋时追谥文忠。与父苏洵弟苏辙以诗文称著,合称“三苏”。 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在艺术表现方面独具风格。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代很有影响。《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丙辰中秋》传诵甚广。擅长行书、楷书,取法李邕、徐浩、颜真卿、杨凝式,而能自

阅读更多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