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笔记

最近这段时间,看了关于梁思成,林徽因的纪录片《梁思成·林徽因》,又收集到古代的《营造法式》高清版本(此处下载),看了梁思成《中国建筑艺术》,《营造法式注释》的书,对中国古代建筑产生了兴趣,尤其是精巧的斗拱,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无意中在博友的一篇摄影游记(宰相故里陆巷村)中看到江苏一带的古民居,突然想到各地的古民居应该都是各有特色,而且十分鲜明的。于是想研究下,当然兴趣而已,主要看下最显著的外观特点。 广府民居 广府民居,通常指大珠三角地区、粤西地区的建筑。(与粤东的客家建筑、潮汕建筑有很大的区别。) 广府民居风格在南宋以后逐步建立起来,至清中叶已经相当成熟。主要代表形式是布局整齐的梳式

阅读更多

严格意义上说,本文应该是篇读书笔记,在看完巫鸿的《重屏:中国绘画的媒材和表现》一书后,想写下些什么,留些记录。 很早我就对重屏略微知道些,印象最深刻的是《韩熙载夜宴图》以及《重屏会棋图》,而重屏这个词,或者说这个绘画形式的确定和命名应该就是来源于《重屏会棋图》。而《重屏:中国绘画的媒材和表现》一书主要就是从这两幅画为切入点来分析中国的绘画艺术。(准确的说是三幅,还包括《勘书图》) 重屏,顾名思义就是多重屏风,一般指2个及以上的屏风。这些绘画大多作于屏风上,而画中一般会画有一个或多个屏风。 古代,屏风一般用做空间的隔离,形成私人空间与外部空间之间的一个屏障,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重屏赋予了画作

阅读更多

有比较严重的排队困难症,所以一直没有去打疫苗。最近三针剂的CHO疫苗开打,因为接种过其他疫苗的不能打这个疫苗,所以基本没啥人排队打这个疫苗,于是很顺利的打了第一针CHO疫苗。事后想比较了解下Vero,CHO以及mRNA三种疫苗的异同,结果百度显示的结果虽然有几十万条,但基本没有一条是相关的,于是想着自己整理了解下。 Vero 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其原理是使用非洲绿猴肾(Vero)细胞进行病毒培养扩增,经β丙内酯灭活病毒,保留抗原成分以诱导机体产生免疫应答,并加用氢氧化铝佐剂以提高免疫原性。 接种2剂;2剂之间的接种间隔建议≥3周,第2剂在8周内尽早完成。 早期数据,根据生产商的不同,国药中生

阅读更多

很多年前开始关注我的姓氏的起源以及家谱之类的资料,偶然间发现了有人发布在新浪博客上的一份江氏族谱,刚好就是我这一脉的,于是把相关的信息摘抄转载到了我的这个博客网站上。(见《济阳堂江氏族谱》及《济阳堂江氏族谱》家法,祠规) 后来因为网站迁移等种种原因,当时发布的图片等信息缺失了,而原来发布江氏族谱信息的新浪博主把原文都隐藏了,我也试着与博主取得联系,想获取更多信息,未果。 于是想着自己重新收集整理发布下关于江氏族谱的信息,同时加上一些自己考证的有用信息。 江氏起源 江姓,中华古老姓氏之一,主要源自嬴姓、姬姓、子姓等。 颛顼(zhuān xū)(公元前2342-公元前2245

阅读更多

最近听康震讲唐宋八大家,讲到柳宗元,然后提到了他的毕生好友–刘禹锡,提到了刘禹锡的游玄都观系列诗。之前在某处也读到过游玄都观的系列诗,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想仔细研究下。 刘禹锡是唐代著名文人,诗人,有很多耳熟能详的代表作和佳句。传世经典《陋室铭》自不用说,还有比如《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中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竹枝词二首》(其一)中的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

阅读更多

五一假期,慕名去拜谒六祖慧能驻锡30余载的南华寺。 南华寺初名宝林寺,由天竺僧始建于梁武帝天监元年(公元502年),后又更名为“中兴寺”、“法泉寺”、至宋开宝元年(公元968年),宋太祖敕赐“南华禅寺”,所以能看见现在山门的抬头写着“敕赐南华禅寺”六个鎏金大字。网上查资料时发现之前挂的匾额写的仅仅是“南华禅寺”。想起不久前在知乎上和人讨论国立中央大学,这个国立二字的含义,马上被管理员删除掉了。和这个联想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六祖驻锡时还是宝林寺,或者曹溪宝林寺,因为在曹溪河畔之故。无论天竺僧开始选址建寺的故事真实性如何,此处地理位置绝佳,四面环山,旁边是曹溪,山不高也不远,寺庙完

阅读更多

没太多文字想写,直接上图。看风景,很多时候是看历史,也是看时机,不同时候,不同季节,不同天气,甚至不同心情,看到的风景不一样。

阅读更多

昨天是2021赛季中超开幕式暨揭幕战,去现场看了。在足协联赛一系列新政,新冠疫情等影响下,繁华依旧,缺难掩门庭冷落。 上赛季冠军江苏苏宁队伍解散,直接消失了,于是主办方在原本应该是上届冠军球队带着冠军奖杯入场的仪式换成了将奖杯通过无人驾驶的载人飞行器带入场内,成了昨晚揭幕战为数不多的亮点,因祸得福耶? 看广州队比赛差不多10个年头了。记忆中的第一场是2010年,还在中甲的广州队8:0大胜南京有有,那时队中有鸡爷,有郜林,郑智,记忆中这是第一次关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 2011年,广州队升入中超,进入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并在当年夺得中超冠军,创造了中国职业足球的凯泽斯劳滕奇迹,从此一发不

阅读更多

清明假期,回了一趟老家,记忆中,很多年没在这个时节回老家了。 清明属于万物复苏,欣欣向荣时节,老家此时还是咋冷还寒时候,在广州生活多年,很久没感觉过四季分明了。 沿着村落蜿蜒而过的小河的水势明显上涨了,记忆里,大约也是这个时节,学校要建生物园地,要求每个学生带一些生物过来,不知是央求父母还是自己就在这个河里捉小鱼小虾,以便能带到学校完成任务,咋冷还寒的时候。 童年里,每到夏季,都会在这条河里,捉螃蟹,小鱼小虾,一则为了玩乐,二来可以改善生活。虽然小时候好像自己不太喜欢如此玩乐,但这条河还是承载了不少童年的记忆。近些年,水源被污染,周边植被越来越茂盛,河道改变,如此种种,很难重现童年时

阅读更多

元旦三天假期,读李一冰的《苏东坡新传》,看到贬谪黄州这段,突然悲从中来,不能自已。于是想着出来走走,去爬白云山。 每年几乎都要来白云山多次,客观的说,白云山其实不是一个怀古思今,已而令人心旷神怡,渺天地之一粟,发古人幽情的好去处。至今觉得白云山比较有诗情画意的地方在于一个现代诗人为她写的一首诗:“红豆秋熟晚,谁知情根深。 白云压珠江,不比相思沉。”至于其他的人文景观,各种神话传说太过穿凿附会,没什么真实感可言。 当然白云山和苏轼还是有些关系的,虽然历史遗迹比较难找到,但是苏轼写的一些与白云山的相关诗句还在。更有甚者,有一次在白云山摩星岭附近的一个路口,发现树木杂草掩映着的一小块石头,写着

阅读更多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