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去世

楠竹

农历九月初八,10月24号凌晨4点多,奶奶去世了,接到父亲的电话,就从广州往老家赶。

奶奶因病卧床多年,十一回家时身体状况就不太乐观了,接到噩耗时没有觉得太过突然。

小时候跟奶奶很亲近,后来出来上学,工作,加之自己的种种状况,这些年跟奶奶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一直是父亲在照顾卧床的奶奶。弥留前夕,奶奶应该是浑身疼的睡不着,10月6号晚上,父亲在微信群里对几位姑姑幺幺说,“各位姐妹们,抽点时间陪陪咱们的病娘。”

晚上10点多,回到了老家。葬礼按照农村风俗操办,灵堂早已搭建好了。父亲上面还有一个兄长(我的大爹),兄弟姐妹一共6人一起操办奶奶的葬礼。葬礼办得很隆重,葬礼上很多事要忙,作为子女还需要日夜戴孝守灵,父亲是个话语很少的人,但这些天他一定是辛苦劳累异常了。

葬礼时,我一岁多的女儿小白时不时的念叨“太太死了”,(太太是我们那的方言,称呼太奶奶为太太),一个三岁多的小外甥因为别人告诉他“太太”死了,也一直哭。后来我知道父亲在照顾卧病在床的奶奶,给她喂食,擦拭身体时,经常带着这两个孩子,“耳濡目染”,她们受到了教育。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返程时,感慨万千,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

因为兄妹6人一起操办葬礼,缺少主心骨,总领全局规划,葬礼略微显得有点忙乱,父亲一直很忙,我却帮不了什么忙。

按照葬礼习俗,有压生肖之说,被压生肖之人下葬时需要回避。我的生日按农历算是腊月,如果算公历,就是第二年一月了。按公历算,就压我的生肖了,父亲坚持要我回避下。在我的理解里,这种压生肖的理论是道士按照一定的规则计算出来的(不知算他用的是道教的理论,还是佛教),他们遵循的纪年方法应该是中国传统的农历,而不是公历。当然我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也没坚持自己的意见,遵从了父亲的安排。

因为农村是土葬,下葬前需要有所谓8大金刚事先挖好埋葬的墓坑,所以虽然没有参加奶奶的下葬仪式,但是在8大金刚挖掘墓坑时,我去奶奶的墓地看过多次。

墓地掩映在一大片楠竹林之中,在爷爷的墓地旁边。背靠一个小山坳,前面是一大片开阔地,远远的遥望着一座山峰,应该是山水宝地了。想想以后奶奶就长眠于此了,不禁悲从中来。身前死后,什么最重要?儿贤子孝,幼有所养,老有所依。比隆重的葬礼要重要得多!

WordPress优化 markdown语法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