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幢寺,大佛寺及其它

上周末终于去参观海幢寺了,至此广州四大佛教丛林都参观过。
和其他三座寺庙一样,海幢寺里也有部分围蔽着,在施工。佛事之胜,可见一斑。

海幢寺的建筑都比较巍峨,但是因城市发展,寺庙面积已经非常小,古诗词中的深山藏古寺的意像在城市是很难见到了。
大雄宝殿

寺院中有株鹰爪兰吸引了我的目光,据说有400多年历史了。这株鹰爪兰仍然枝繁叶茂,绿叶婆娑,可惜没有看见开花,也没闻到花香。根据文献记载,“未有海幢,先有鹰爪”,此鹰爪兰应该是终年花发,清香远溢,以后还应该再去看看。

400多年的鹰爪兰

寺庙里有三颗古老的菩提树,树龄超过300年,据说是从光孝寺原株分植出来的,可惜光孝寺的原株早已不在,这三株更显珍贵了。

菩提树

从海幢寺出来,沿着江边,过人民桥,不知不觉走到北京路了。傍晚时分,华灯初上,居然发现一灯光璀璨处,也是一寺庙–大佛寺。

大佛寺

有网友在广州佛教丛林一文中留言,说北京路附近有间很大的寺庙,现在想来他记忆中的应该就是大佛寺了。

很奇怪,往来北京路多次,居然不知道有这样一处寺庙,想必因为居于闹市,各种房屋建筑摩肩接踵,寺庙被遮挡的密不透风,不知道的很难发现会有这样一处寺庙大隐隐于市。

因为周边被商业街完全占去了,大佛寺的主体建筑就是一座新修的有岭南风格的大楼。傍晚时分僧侣信徒正在念经诵佛,很多区域被临时封闭了,也不允许拍照。于是匆匆参观瞻仰一圈以后,就去看旁边的一个有关禅意的摄影展了。

“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展览中看到这样一幅回文联,同“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有异曲同工之妙。搜索了解了下,很多地方有天然居,大佛寺回文联的故事流传,顿觉不甚了了,没多大意思了。

修行还是旅途

展览中有幅作品吸引了我。隆冬时节,皑皑白雪覆盖了整个尘世,白茫茫一片,一个僧人背着行囊,打着伞正要走过一座石桥。整个画面透露着寒冷,肃静,纯净,同时又蕴含着生命。不知道他准备去向何处,是去远行还是归来,冬天过后,到处都会生机勃勃,有无限可能。

这幅作品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僧人撑着的伞。一眼看去,这是一把现代的普通布伞,不是古朴的油纸伞。表面看现代的布伞和这个水墨画风格的场景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难道我们要专门撑着一把油纸伞去摆拍,来人为营造古朴而富有禅意的画面?有时真实更让人难于忘怀。

苏轼,白云山及玉岩书院 2020年阅读总结

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