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情归何处

人世间总是充满各种奇妙的际遇和机缘。去过黄鹤楼和岳阳楼,江南三大名楼剩下滕王阁没去过,而这里应该就是情感最后的归处了。

对岳阳楼和滕王阁念念不忘,那两篇脍炙人口的大作应该是主因。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仲淹此时将近60岁,句中满含作者的政治理想和人生哲理。写景,抒情,议论,济世情怀和乐观精神,境界之高后人望其项背。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应该是写景的最高境界了。了解了下王勃写作这篇文章的时间,一说14岁,一说25岁,不管哪个时间,年纪轻轻,时间尚早,此句意境深远,给人无限可能的想象。